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美国加州大学潘则健教授做客“人大史学讲堂”

发布者: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6-11-18 13:32:00 阅读量:
     11月14日下午,“人大史学讲堂”系列讲座的第67讲在人文楼三层历史学院会议室举行。做客本期史学讲堂的嘉宾是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欧洲语言系主任潘则健教授(Prof. David Tse-Chien Pan)。本期讲堂的主持人是历史学院历史系主任王大庆副教授,评议人由历史学院许海云教授担任。前来参与本次史学讲堂的还有徐晓旭、赵秀荣、金永丽、周施廷等老师和数十位来自学院内外的同学。

  
   潘则健教授曾先后执教于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宾州州立大学,他目前兼任的主要学术职务有国际权威期刊《泰勒斯:批判思想季刊》(Telos)编委会委员,以及泰勒斯·保罗·皮科内中心(Telos-Paul Piccone Institute)执行主任。潘则健教授已出版的颇具影响力的学术代表作分别是《早期文艺复兴:德国表现主义的再思考》(Primitive Renaissance: Rethinking German Expression)和《现代世界的牺牲:纳粹谜团的特殊性与一般性》(Sacrifice in the Modern World: On the Particularity and Generality of Nazi Myth)。

 
    潘则健教授已经是第二次做客“人大史学讲堂”了,这一次他带来的题目是“欧洲的漫长战争:自由主义、民族主义与恐怖主义”。潘教授从分析最近几年来发生的阿拉伯之春、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等一系列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国际政治事件入手,认为在世界范围内,以传统的政治自由主义为基础的政治思想正在面临严重挑战和危机,其背后涉及到一种根本性的转变,即世界性的“后自由主义”时代已经开启。“自由主义”的地位开始动摇,民族和宗教身份认同作为政治稳固的基础正在经历着巨大的破坏。这种转变反映了资本主义和官僚精英的异化,促使人们开始重新关注道德生活和地方传统的价值。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结果表明,种族主义和宗教开始成为美国政治认同的关键因素,对“自由主义”原则的强调则相对不那么明显了。依照这样的路径,美国可能下降到一个文化—政治冲突愈发严重,甚至暴力横行的衰败时代。“自由主义”的原则被抛弃之后,代之而起的将是对个人利益目标的竞逐。美国政治的转向将推动国际政治愈发向“零和博弈”发展,每个国家在与其他国家的斗争中更加保护自己的利益,其最终结局可能是对各方都不利的结局。

    除了美国以外,潘教授认为欧洲大陆的政治面临着同样的“滑坡”危险。他以法国国内的“法兰西—伊斯兰”冲突为切入点,认为在欧洲大陆面临的政治困境与当前美国政治面临的问题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面对这样的危机,潘教授提出复兴“自由主义”政治传统在政治生活中的价值是更为可取的一条出路,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

    在评议环节,许海云教授指出,潘教授的讲座的内容十分丰富,时间跨越很大,涉及很多重要的思想和理论问题。他认为,所谓“自由主义的危机”背后透露出整个西方政治文明暴露出的若干自身难以调和的矛盾,应当将视角移向东方,汲取包括中国在内的等其他文明体中蕴含的丰富养分。王大庆老师也指出,以“自由主义”医治“自由主义”的药方实际上包含了某种“西方中心论”的隐喻。随后,潘教授与赵秀荣、金永丽、徐晓旭等在场师生展开了热烈了讨论,现场气氛十分活跃。

 
    讲座结束后,潘则健教授与部分在场师生合影留念。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