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韩国庆熙大学白裕相教授做客“人大史学讲堂”分享“古代中国医学的韩国传播”

发布者: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6-10-15 14:55:00 阅读量:
     10月13日下午,“人大史学讲堂”的第六十六讲在公共教学三楼3401教室顺利举行。做客本期史学讲堂的是韩国庆熙大学韩医学院原典学系主任白裕相(Baik Yousang)教授,讲座的题目是“古代中国医学的韩国传播”。担任本次讲座的评议人是庆熙大学韩医学院原典学张祐彰(Jang Woo Chang)副教授。历史学院历史系系主任王大庆副教授主持了本期讲堂,历史学院赵荣俊讲师担任翻译。历史学院周施廷副教授和其他在场的同学们一起聆听了白裕相教授的精彩演讲。

 
    白裕相教授曾发表过《象的概念及在韩医学的适用》、《关于<内经>运气篇气味运用的研究》、《关于<黄帝内经>死证的研究》、《关于<黄帝内经>刺络泻血治疗法的分析》、《关于四象医学具有韩国韩医学特性的考察》、《关于马王堆<导引图>中的医疗导引法的考察》、《关于乙亥字本<黄帝内经素问>调查研究》、《关于“内伤杂病”概念形成的考察》等一系列论文,还翻译过《国译医方合编》(韩国韩医学研究院, 2004)、《国译素问大要》(韩国韩医学研究院, 2010)、《入门伤寒论》(新兴, 2011)等著作。

    讲座开始后,白裕相教授从追寻中国古代医学的起源入手,认为殷商之后,历经了春秋战国的中国,社会、经济、文化高度发达,医学领域也在各地区有了不同的发展。到秦汉时期,前人的在医学方面的成果大多被收录在《黄帝内经》中,而“中医学”的整体面貌也在此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后来,不仅在东汉时期有《伤寒论》一书问世,而且在临床领域,中国医学也出现了系统性的跨越性发展。类似《黄帝内经》这样的经典医学著作在各种专门领域层出不穷,极大地丰富了“中医学”的内涵,其中极具影响力的有《神农本草经》、《明堂图》等。这些在古代中国的早期总结出来的“中医学”理论与实践,在后代的医书中得以继承与阐扬,甚至在金元两朝之后一直保持着持久的影响力。这些医学名著不仅影响了中国,也大大影响了中国周边的诸多国家。

    白裕相教授认为,东亚各国中至今传统医学仍然在发挥重要影响作用的国家之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韩国。早期的中国医学经典对韩国韩医学的形成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若追溯两国医学间的交流,就可知其历史十分悠久。韩国医学的正式形成被推定为稍晚于中医学形成的时间点,大约在公元后,即高句丽、百济、新罗三足鼎立的三国时代。早期的中国医学传至韩国的内容与形式可以分为如下几类:中国医书的引进、人员的交流、药物及与医学有关之物品的引进等,对此,白教授引用了大量史料加以佐证。

    在自由讨论环节,周施廷老师向白教授提出了关于类似针灸这类中医医具在韩国传统医学中的影响及地位的问题。白教授指出,类似针灸这样的传统中医的医技在韩国也相当流行,而且在毗邻中国的部分地区的考古发掘中也发现过大量类似的中医医疗器具,可见中医的影响范围之广,程度之深。王大庆老师提出,在中国,有关中西医孰优孰劣之争自民国以来持续至今,想借此借此机会了解一下在韩国是否也存在“韩-西医之争”。对此,张祐彰副教授表示,在韩国的确也存在这样的现象,但是经过长期的发展,韩医与西医并非不能共存,反而出现了互补的局面,二者将会朝着合作共存的态势向前发展。

    讲座结束后,白裕相教授一行与本院师生合影留念。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