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府学堂闹剧后,金荣和他母亲的结局如何?-趣历史网

时间: 浏览:加载中...

  《红楼梦》描写了顽童闹学堂,在全书中所占篇幅不多,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贾宝玉恋风流,与秦钟结伴去上学。殊不知两人学问没学到,反倒弄得学里乌烟瘴气。最终一场大闹,所有人都没脸,反而将学里乱七八糟的风流事闹得尽人皆知。

  贾宝玉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反正他前科累累,出了什么事也不让人奇怪。贾政听他上学就说“要羞死”,可见比这次更严重的事件也不少,反而让他“风平浪静”地度过了。似乎他要不出点事,都不叫上学,也没人在意他。

  不过对于另外两个当事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首先是金荣。

  金荣是宁国府直系贾璜妻子金氏的侄儿。他父亲去世后孤儿寡母被金氏接来,托庇在贾府之下讨生活。可见璜大奶奶这人也算有情有义。

  金荣在学里受了气,原本也是他不好。但终究势不如人被逼着给秦钟磕头赔罪。他到底是小孩子憋不住气,回到家里自己闷在那嘀嘀咕咕。

  他母亲胡氏听了几句,反而担心起来。胡氏也不容易,年轻守寡,含辛茹苦养着金荣一个儿子。她还能守节没有改嫁,按说也是个有德行的。

  但人都有两面性,胡氏知道自家脆弱,要托庇贾府讨生活。不提贾宝玉,就算秦钟也是贾蓉的小舅子,她们如何惹得起。

  听了儿子话里话外意思,她也不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反而将金荣数落一顿:

image.png

  (第十回)“你又要争什么闲气?好容易我望你姑妈说了,你姑妈千方百计的才向他们西府里的琏二奶奶跟前说了,你才得了这个念书的地方。若不是仗着人家,咱们家里还有力量请的起先生?况且人家学里,茶也是现成的,饭也是现成的。你这二年在那里念书,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省出来的,你又爱穿件鲜明衣服。再者,不是因你在那里念书,你就认得什么薛大爷了?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你如今要闹出了这个学房,再要找这么个地方,我告诉你说罢,比登天还难呢!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顽一会子睡你的觉去,好多着呢。”

  胡寡妇没有细思儿子受气原因,只说了几个道理。

  一,金荣能上学,是璜大奶奶好容易求了王熙凤才得到的名额,她们要珍惜。

  二,金荣在学里,吃喝都是现成的。不但伙食好,还省了家里用的,一举两得。

  三,金荣认识薛蟠后,一两年内得了七八十两银子,对她们孤儿寡母就是巨款。这个钱日后大有用处。

  所谓人穷志短,胡寡妇关心的点全在如何生活上。对于她来说,忍一时之气才是安身立命之本。“活着”虽没那么艰难,但活好只靠她们母子是万万不能。

  所以,薛蟠为什么要给金荣七八十两银子的巨款,胡寡妇只当是大款打赏的小费。也许她怀疑过,也只是选择性忽略。什么“自知所得者多,不知所失者大”,生存的成本,对旁观者永远轻松,只有亲力亲为才知多艰辛。

  孟母三迁这等千古佳话,不是普通人的作为。李纨能做到,胡寡妇不能,也不要强求。她就是个一心维持孤儿寡母生活的普通母亲,未来金荣科举、娶妻,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没有贾家,她们就完了!

  再说秦钟。

  秦钟借着贾宝玉的势,逼着金荣给他磕头,看似他出了气。实则已经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秦可卿和秦业费尽心机让他来贾家读书,是希望能够进步。可谁想闹出这等乌七八糟的丑事。

  秦钟与金荣一样都是孩子心里藏不住话,回去就将学里发生的事和姐姐一五一十的说了。那秦可卿本来就病了,一听这话更是气得茶饭不思,病情又加重了不少。

image.png

  秦可卿的病,是《红楼梦》一个大的关目,咱们后文再说。先说秦钟。

  从他上学的表现看,已经是在贾家的熏陶下迷失了本我。他本就是个柔弱的孩子,心思脆弱。贾家的一切都让他自惭形秽,不免向往。

  想当初薛蟠来了贾府,都被拐带地越来越坏,又何况秦钟这白纸一张。金荣的情况与秦钟其实一样。比较起来贾宝玉从小耳濡目染,反而抵抗力最强。

  秦钟学问没学到,堕落倒是迅速,枉费贾母当初教诲。而未来还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他。后文再说。

  翻回头,我们要说一下贾璜的妻子璜大奶奶。作为金荣的姑妈,她与贾璜的小日子靠着她夫妻常在长房宁国府,二房荣国府巴结,比起贾府其他分支过得还不错。不但有产业,出门也是有车有轿。

  她能不忘自己寡嫂和侄儿,本性自是不坏。但不坏并不表示就能处处与人为善。

  这一天金氏去看望嫂子,胡寡妇也是嘴巴不牢,或许心中也憋着点郁闷,就和小姑子一五一十的将金荣在学堂“受欺负”的事说出来了。

  璜大奶奶一听就火了。她也是最近活得比较滋润,以至于忘了巴结人的辛苦。不顾嫂子苦求硬拽,非要去宁国府找秦可卿讨个说法。

  如果比财势,贾璜分支小家小业如何比得了宁国府?但璜大奶奶也有她的道理。

  首先,贾璜与贾珍一个曾祖,都是宁国公。虽然二人贫富有别,到底是直系。璜大奶奶比秦可卿高一辈分是堂婶。她的侄儿,说什么也要给点面子。如今被秦钟“欺负”,秦可卿也不能理直气壮。

  其次,秦可卿寒门嫁入豪门,压力特别大。用尤氏的话说:“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

  秦可卿就像林黛玉初入贾府那样,“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

image.png

  她处处与人为善,不免让人觉得好欺负。璜大奶奶见风使舵惯了,认定秦可卿好欺负,量尤氏婆媳也不能如何。如果换成是王熙凤和秦可卿,打死她也不敢!

  然而让璜大奶奶没想到的是,她在尤氏这里就碰了个软钉子。尤氏不等她发难,就替秦可卿高挂免战牌,一句病了就让她闭嘴。随后先说秦可卿的好,长辈跟前有口皆碑,意思提醒璜大奶奶,老祖宗那边也疼着呢。

  随后又直接挑明因为秦钟和金荣的事,给秦可卿又气病了。她这边对儿媳妇的病没办法,不行要告诉王熙凤去。

  最后尤氏大包大揽,将自己心忧儿媳妇生病的难处一股脑倒出来,璜大奶奶彻底被吓得没脾气了。她是不怕秦可卿,但若秦可卿因为她有个三长两短,就够她吃不了兜着走。

  与生活相比,受点气又算得了什么?此时璜大奶奶的选择与她嫂子如出一辙。说起来她闹一通,反倒不如她嫂子装死来得痛快。

  人生啊,就是这样现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一时之气,都觉意难平。可快意恩仇的人生,又有几人能够实现呢!

  不提璜大奶奶,要说秦可卿这个病,可是来得莫名其妙,治得稀里糊涂。那么,她究竟是什么病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点击查看 古文名著 更多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