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冯紫英的宴会上都出现了哪些人?有何寓意?-趣历史网

时间: 浏览:加载中...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中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冯紫英的宴会上,最惹人注意的是妓女云儿。这个与史湘云同名的清倌儿,注定是史湘云的一个“影”。至于“史湘云”为什么会出现在冯紫英的酒宴上,根据[悲愁喜乐]酒令和史湘云[乐中悲]曲子的关系,毫无疑问,曹雪芹在暗示史湘云的定亲对象就是冯紫英!

  回头再说贾宝玉提议作[悲愁喜乐]酒令。上文说明酒令固然是个人姻缘写照,却也对应在座其他三人。也就是[悲愁喜乐]四个字,分别要对应贾宝玉、冯紫英、薛蟠和蒋玉菡一人。不可一概而论。

  不同的只有冯紫英和云儿的酒令是互相对应,伏笔冯紫英与史湘云的姻缘,以及史湘云的结局。

  而[悲愁喜乐]酒令本就是对照史湘云[乐中悲]曲子去的。与她后面出场就订婚作为呼应。

  贾宝玉的提议当然让薛蟠很糟糕。他就像后面刘姥姥游览大观园一样,成了酒桌上的篾片相公。薛蟠的商人身份,在王孙公子们中间成了被玩笑的对象。就算表弟贾宝玉也不那么尊重他,有了机会也会戏耍,拿他取笑。不提。

  [悲愁喜乐]酒令非常重要,是难得从男子的角度去诉说女儿。尤其对于补充史湘云的结果至关重要。但对于林黛玉、薛宝钗、袭人、香菱和夏金桂,同样很重要。算是秦可卿房间陈设、判词、曲子、谜语、花签之外,另一种谶语形式。下面就讲一下众人所作的酒令。

  贾宝玉「悲愁喜乐」:

image.png

  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是说夏金桂。夏金桂臭名在外没人要,她自己又目空一切,嫁给薛蟠时年纪不小。才会完全不问薛蟠如何,仓促嫁了过去。

  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是说薛宝钗。贾家抄家后,二宝夫妇像甄士隐夫妇一样投奔岳父母家,必然遭受薛家“白眼”。薛宝钗劝导贾宝玉振作起来,读书科举,也是贾宝玉唯一能做的事。他是一家之主,不能再一无是处。

  可惜,贾宝玉万念俱灰离家出走。当然原因与薛宝钗劝读书无关。但薛宝钗心中有坎,认为自己的劝“逼”走了贾宝玉,很后悔。

  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是说花袭人。花袭人就是镜中花。[枉凝眉]说“一个是镜中花”也是袭人。嫁给蒋玉菡后,“可怜公子无缘”。

  袭人与蒋玉菡夫妻和美,丈夫早晨在镜中目睹妻子娇颜,是幸福之意。正是“堪羡优伶有福”。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是说史湘云。史湘云就是个淘气的。既可以荡秋千,也可以掏蟋蟀。而丈夫宠爱,才是“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预示湘云得了好姻缘。

  盖因此时在座的冯紫英就是湘云夫婿。二人即将大喜!是湘云之[乐]。当然,“秋千”无依无靠,也伏笔湘云日后之坎坷。

  (第二十八回)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唱完,大家齐声喝彩,独薛蟠说无板。宝玉饮了门杯,便拈起一片梨来,说道:“雨打梨花深闭门。”

  贾宝玉的《红豆曲》,说的是他在黛死钗嫁之后的“意难平”。他娶了薛宝钗虽然夫妻和美,到底不忘林黛玉。

  “雨打梨花深闭门”出自唐寅《一剪梅》,说的就是[终身误]的故事,契合宝黛钗三人故事。

  下该冯紫英,说道:

  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

  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

  女儿悲,儿夫染病在垂危。

image.png

  女儿愁,大风吹倒梳妆楼。

  说毕,端起酒来,唱道:你是个可人,你是个多情,你是个刁钻古怪鬼灵精,你是个神仙也不灵。我说的话儿你全不信,只叫你去背地里细打听,才知道我疼你不疼!

  唱完,饮了门杯,说道:“鸡声茅店月。”

  冯紫英的酒令与众不同,说的是他与史湘云的姻缘。你看他唱的那个“可人”“多情”“刁钻古怪鬼灵精”,就是湘云的淘气。他对娇妻的疼爱,也是史湘云匹配的“才貌仙郎”的幸福。

  而[喜乐悲愁]顺序与其他人的[悲愁喜乐]全不相同,却是为了对应[乐中悲]而来。酒令与曲子的内容含义也几乎重叠。

  “养了双生子”是说史湘云生了双胞胎,对应“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双星就是双生子,两个金麒麟,送了双生子。白首不是白头到老,而是指姻缘。

  “掏蟋蟀”也是湘云的脾性,代表冯紫英对妻子宠溺。

  “儿夫染病在垂危”,是说冯紫英遭难,在家败前受到仇都尉儿子报复,伤重垂危。

  “大风吹倒梳妆楼”,是说史湘云家破人亡,丈夫死了,又剩下她孤零零一人抚育两个儿子。

  “鸡声茅店月”出自温庭筠的《商山早行》,商山又叫“楚山”,是为“湘江水逝楚云飞”。

  而温庭筠的红颜知己鱼玄机,因爱出家又成了名妓。对照了史湘云的结局,由妓女云儿给了补充。

  下该云儿「悲愁喜乐」

  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

  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

  女儿喜,情郎不舍还家里。

  女儿乐,住了箫管弄弦索。

  说完,便唱道:豆蔻开花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不得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

  唱毕,饮了门杯,说道:“桃之夭夭。”

image.png

  云儿的酒令和小曲符合她“妓女”的身份。也突出史湘云日后流落到烟花巷的苦楚。她卖艺不卖身,必然受尽折磨。曲儿是“艳曲儿”,是她辛苦卖笑的悲苦。而“桃之夭夭”才是她心中坚持的真情!

  薛蟠「悲愁喜乐」

  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是说薛宝钗。乌龟指和尚。影射贾宝玉不负责任出家为僧。贾宝玉也说他日后“掉池子里,被癞头鼋吞了去,变成个大王八。”

  当然这里一语双关,也点出后文夏金桂造谣贾宝玉和香菱绯闻。香菱因此而死,贾宝玉因此离家出走出家而去。

  还有夏金桂抛弃薛蟠,回了娘家,又嫁了别人。

  女儿愁,绣房撺出个大马猴;是说花袭人。大马猴就是戏班里的暖场,也代指伶人。薛蟠只将蒋玉菡当成个“玩物”。

  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是说史湘云。从史家、冯紫英和贾宝玉的立场,薛蟠也不敢怠慢史湘云。所以这一句作者有意写薛蟠说得特别雅。皆因此时冯紫英和史湘云正要定亲。而“朝慵起”,也与“史湘云醉卧芍药茵”对应。

  女儿乐,一根XX往里戳。是说夏金桂。这就没什么说得。二人的婚姻完全是混账对混账。

  薛蟠便唱道:“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众人都道:“罢,罢,罢!”薛蟠道:“爱听不听!这是新鲜曲儿,叫作哼哼韵。你们要懒待听,边酒底都免了,我就不唱。”众人都道:“免了罢,免了罢,倒别耽误了别人家。”

  薛蟠的《哼哼韵》,其实是对众人调侃他的一种辛辣讽刺。也是作者对权贵的嘲讽。与后文刘姥姥的酒令和自嘲对看。蚊子和苍蝇,都乱不得人心,无关紧要,开心就好!算是薛蟠的大智慧。

  蒋玉菡「悲愁喜乐」:

image.png

  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是说薛宝钗。贾宝玉离家出家后,一去不归。只剩下薛宝钗一人独守空闺,寂寞余生。要与薛蟠、贾宝玉的酒令对看。

  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是说夏金桂。薛家后面败落,养不起夏金桂,她必然会闹着回娘家抛弃薛蟠。夏金桂自诩“嫦娥花”,嫦娥就抛弃了丈夫后羿而去。

  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是说史湘云。与冯紫英成亲洞房花烛夜灯花爆了双蕊,预示珠胎暗结怀了双胞胎。对照冯紫英的“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以及薛蟠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

  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是说花袭人。蒋玉菡是伶人,是“唱”。袭人跟了谁就一心一意,是“随”。夫妻和和美美正是“堪羡优伶有福”的“羡”的由来。花袭人前半生被卖为奴很坎坷,结局被嫁蒋玉菡却意外得了幸福。

  说毕,唱道: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娇,恰便似活神仙离碧霄。度青春,年正小;配鸾凤,真也着。呀!看天河正高,听谯楼鼓敲,剔银灯同入鸳帏悄。

  唱毕,饮了门杯,笑道:“这诗词上我倒有限。幸而昨日见了一副对子,可巧只记得这句,幸而席上还有这件东西。”说毕,便干了酒,拿起一朵木樨来,念道:“花气袭人知昼暖。”

  蒋玉菡的唱曲,是将“好姻缘”唱了出来,也算对“女儿”的祝福。他的身份最低,必有谦恭讨好之意。所以他的曲儿最好听、最吉祥、最喜乐。最终“花气袭人知昼暖”,扣住花袭人,也点明他的姻缘是花袭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点击查看 古文名著 更多内容

猜你喜欢